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美抗衰 > 别让不懂营养学的医生害了你:老年痴呆症、阿滋海默症

浏览历史

别让不懂营养学的医生害了你:老年痴呆症、阿滋海默症
Dr 雷·斯丹 Ray Strand / 2017-01-10

 

 

这是一本不可多得的营养介绍的好书(别让不懂营养学的医生害了你),尤其是对营养不太了解的人们。

 

Dr 雷·斯丹(Ray Strand) 是一名专业的医生,他也有个从不信营养到相信营养素的功效,并通过对他的病人的冶疗的过程,进一步验证了他的想法。从来帮助了更多的病人真正恢复健康。

– 这本书也让无数的人改变了生命,改善了生活品质。

– 人们不在活得太短,死的太长。

 

该书出版已经超过十几年了,许多新兴的营养素陆续进入到我们的营养补充系列:像益生菌,消化酶,姜黄素,虾青素,白藜芦醇TA-65端粒酶),瘦素等等。

 

封面简介:

医生们是以疾病和药物为导向的,他们了解他们的药物,因此开处方时不会犹豫不决,但奇怪的是医学界用攻击性的态势和方法对各式各样的慢性退性疾病却束手无策,而营养学却解决了很多问题,所以你的医生对营养药物的无知可能会把你引向死亡。好的消息是要开始使用营养药物,你并不需要成为医生;你,作为一位病人,也可以主动的保护自己的健康。

 

本书中与您分享的病例均来自于我的临床实践。这些患者一直很好。而且,越来越多的人遵照书中的指导而获得健康,越来越多的神奇故事发生在他们身上。读这《别让不懂营养学的医生害了你》的时候,你不仅学到了科学的医学基础健康理念,同时也了解了如何优化身体内部的天然防御系统,使氧化应激重新得到控制


介绍:

医生是以疾病为导向的。


我们研究疾病。

我们寻找疾病。


我们接受过药剂学训练来治疗疾病。为了治疗疾病,我们了解我们所使用的药物。在医学院里,我们研究药理学,知道身体如何吸收每种药物,知道身体在何时及以何种方式排泄它。我们知道哪些药物能通过干扰一些特定的化学反应过程来达到其疗效。我们知道这些药物的副作用,并且会仔细地在疗效和任何潜在的危险之间进行权衡。


医生们了解他们的药物,因此开处方时不会犹豫不决。想一下我们的高血压、高胆固醇、糖尿病、关节炎、心脏病、中风和抑郁症病人正在服用的药物种类吧,而这仅是其中极小的一部分。人们在与传染病做抗争的过程中发现并不开始使用抗生素,我们的医学原理随之变为:攻击疾病。


医学界把这种攻击性的态势和方法带入了21世纪,试图治疗所有这些各式各样的慢性退性疾病。1997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仅美国药房供应的零售处方就有250万张。处方药物的销售额在过去的8年中已经增加了一倍!


1990年,美国人在处方药物上消费了377亿美元。1997年这项消费增加到789亿美元。处方药物成为过去十年中保健消费增长最快的部分,增长率为每年17%(远高于通货膨胀率)。医生和保险公司将他们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药物上,以应付和减缓慢性退行性疾病的流行——而这当然正中医药行业的下怀。是的——我们热爱我们的药物。


我至今还没有碰到过一个不希望自己非常健康的人。我们多数人都假设自己一直都很健康。但是,事实上我们许多人(包括医生!)每天都在失去我们的健康。我知道这一点,因为保健就是我的工作。我的职业生涯中每天都要告知病人他们在这方面或者那一方面失去了健康。一位病人可能得了糖尿病或者慢性关节炎。另一位病人可能刚刚经受了一次心脏病发作。还有一位可能被告知他患了扩散性癌症,只能再活一两个月了。每个人都希望保持或者重新获得健康,但并不总是知道应该如何去实现这个目标。


由于医生们是以疾病和药物为导向的,所以我们把大多数的时间和精力放在识别疾病过程,以便为我们的病人开药或者制订治疗方案。即使耶稣也曾说过:“需要医生的不是健康的人,而是有病的人。”


然而作为常识,保持健康总比失去以后再去重新获得要来得容易。预防疾病应该是任何一位医生的首要工作。不过当你希望知道最好的保护你的健康的方法时,你实际上找的是谁呢?你的医生有没有向你提供这一信息呢?医学界为“预防药物”说了大量的好话,甚至把它最大的医疗保险计划称为HMO(健康维护组织)。从各方面看来,预防药物都是我们的首选。


然而只有不到1%的保健资金被用在这些所谓预防药物之上。实际上我们的预防药物计划主要是试图更早地检测出疾病。例如乳房X光造影、生化检查和PSA检查(前列腺肿瘤)的目的都是为了尽早发现问题或癌症。医生想知道你是否胆固醇过高,是否患有糖尿病或高血压。但是他们很少花时间去帮助病人了解必须如何改变生活方式以保护他或她的健康。医生们总是忙于治疗他们每天面对的各种疾病。


你有没有意识到只有不到6%的本科医生接受过正规的营养学培训?而我可以断言几乎没有医生在医学院内接受过关于营养补充方面的培训。对我来说这是完全真实的。


对医生来说,没有什么比他的病人问他是否应该补充什么营养更加难堪的情况了。过去我习惯于给他们所有那格式化的答案:“这都是骗人的。”“维生素只能使你的尿液更贵。”“只要饮食得当,你就可以获得所有必要的营养成分。”如果我的病人还要坚持询问,我就告诉他们一些可能对他们无害的营养补充。但他们应该选用他们能找的最便宜的,因为维生素很可能也帮不了他们多少。


也许你已经从你的医生那里听到过同样的说法。在我临床工作的前23年里,我完全不相信营养补充。但是在过去7年里,我在经过对最近发布的医疗文献进行研究的基础上重新考虑了我的观点。我的发现是那么的令人震惊,我改变了我的医疗实践方针。我转变了。


为什么没有其他医生像我一样的对待营养学?首先。为了保护病人免受任何可能有害健康的方案或产品的影响,医生必须随时保持怀疑的态度。相信我吧,我见过许多兜售给我的病人的骗术和把戏。医生必须在以双盲对照控制法(double-blind,placebo-controlled)为指导的临床实验基础上进行科学研究(临床医学标准)。


由于我知道这是最直接有效的证据,所以我在本书总介绍的都是临床实验结果。我在这里提供的多数医疗研究并不是来自小报或其他参考文摘。事实上,我对一些广受医学界尊崇的可信的主流医学杂志进行了刻苦的研究,例如《新英格兰医学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美国医学会杂志》(British Lancet)等等。


医生们不愿意接受营养补充主张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多数从业医生对退行性疾病的病因并不完全了解。他们认为这是生物化学家或者科学研究者感兴趣的课题,但是还没有在临床医学中进行实践。科学研究者与从业医生之间存在着一道很明显的隔阂。即使科学研究者在这些疾病的根由上获得了惊人的发现,仍然很少会有医生把这一知识用在他们的病人身上。医生们只会坐等病人罹患这些疾病以后再开始治疗。


医生们看上去满足于让制药公司研发新的药物,决定新的治疗方法。不过正如你将从本书中看到的那样,实际上我们自己的身体,而不是这些药物导向的医生们开出的处方才是预防慢性退行性疾病的最佳保护。


虽然多数医生尚未了解本书的概念,但是事实是不容否认的。因为我已经在治疗病人时采用了这些原则,而结果是非常令人吃惊的。我已经让许多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患者摆脱了轮椅重新行走了起来。我帮助许多心脏病患者免除了心脏移植的必要。一些癌症患者已经痊愈;视网膜黄斑变性患者的视力获得显著改善;肌肉纤维痛患者又重新恢复了活力。营养药物是很容易理解的、主流的预防药物。


在这个生物化学研究时代,我们现在已经能够判断每个细胞的每一部分正在发生的事情,也正在了解每种退行性疾病的本质。因此,我向那些愿意客观地对待医学证据的医生们推荐这本书。


如果你是病人,不要期望你的医生们会立即改变他们的观念。医学领域看好维生素。如我所说,你的医生所不知道的正是我花了7年的时间,亲自对有关营养药物的医学文献进行研究才得出的结果。我也并不是立即信服的。


多数医生与其他人一样对营养药物感到陌生;这是事实。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你的医生对营养药物的无知可能会把你引向死亡。好的消息是要开始使用营养药物,你并不需要成为医生;你,作为一位病人,也可以主动的保护自己的健康。

 

 

第13章  神经退行性疾病

2001年8月是卡尔-莫纳(Carl Mohner)80大寿。世界各地的艺术爱好者都庆祝他的生日,尤其是德克萨斯州麦卡伦市的人。


卡尔也许会成为一个传奇人物,1941年他在奥地利萨尔茨堡市成为一名演员。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断了他的演艺生涯,此后卡尔又回到了电影圈,1951年他出演了《Vagabunden der Liebe》,这是他出演的第61部电影。他最出名的电影是获得1953年戈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The Last Bridge》,第二年同样获奖的《Rififii》现在已经成为经典之作。美国观众们印象最深的是卡尔在《Sink the Bismark》里饰演的林德曼船长和在《The Kitchen》里饰演的渔夫彼得。


虽然卡尔在电影界非常成功,但是他最爱的还是绘画。

 

电影的情节和深度吸引着他,但是对卡尔来说,色彩则是生活这部戏剧的对白,画布则成为这位艺术家展示激情的舞台。


一天,他意识到另一位画家魏尔玛-朗汉玛(Wilma Langhamer)的心中也有着同样的激情,后者在1978年成为他的妻子。他们怀着伟大的梦想搬到了德克萨斯州的中心。生活是那么的美好,这两位艺术家都创作了大量的作品,直到1988年,卡尔的生活永远地改变了。


卡尔被确诊得了帕金森氏综合症。这个疾病给他和魏尔玛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甚至可能会夺去他们赖以生存的一切。但是对卡尔来说,改变并不意味着不再成功。正如意料的那样,卡尔说话越来越困难,行走能力也急剧下降了。但是色彩和戏剧仍然活跃在他的眼前,驱使他日复一日地在画布上工作。虽然未来很不确定,但是卡尔还是尽可能长时间地作画。


有一段时间,他感觉自己好像是在流沙中游泳,他的身体成为他生活中最大的障碍。这种困难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这位画家想起早些年还没被确诊患了帕金森综合症之前的时候就已经出现过身体僵硬的症状(帕金森氏综合症的特点之一)。卡尔曾经以顽强的意志克服了身体的障碍。他强撑着病体高速作画,他在1990年到1995年间创作了超过1500件作品。


虽然传统的药物在病情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些帮助,但是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这位画家虽然从未停止绘画,但是他已经不得不在轮椅上生活了。1999年夏天,卡尔来咨询我营养补充对他是否会有帮助,在我的建议下,卡尔开始服用一种强效抗氧化物质和矿物质药片,同时服用了高剂量的葡萄籽精华素和辅酶Q10


6个月后,卡尔发现自己舌头的活动能力有所恢复,而且已经可以站起来稍微走动一下了。我决定增加葡萄籽精华素的用量。他回复说现在已经可以每天起来走动20次了。物理疗法也起到了帮助,他的整体力量已经开始恢复。最让卡尔兴奋的事情莫过于能够继续绘画了。在他作画的时候,他会忘记自己得了帕金森氏综合症,至少会忘记一段时间。

 

多数人都认为帕金森综合症是艺术家最可怕的敌人,因为它会严重影响肌肉的活动。但是卡尔还是能在一些全国最具挑战性的艺术展上展示自己的作品。2000年9月,他获得了密苏里州堪萨斯市最负盛名的Plaza Art Fair艺术展2-D Mixed Media组第一名。在2001年3月休士顿渠水城市艺术节上,他又获得了最佳2-D Mixed Media奖项。


为了庆贺卡尔80岁生日,麦克阿兰国际博物馆(McAllen International Museum)馆长弗农-威克拜曲尔(Vernon Weckbacher)写到:“卡尔,你能从平凡的事物中看到美丽和深思,你通过自己的作品向我们展示了你对周遭事物独到的看法。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敬畏于卡尔通过艺术向我们展示的美,作为一个医生,我惊讶于他竟然还能作画这一事实,更不要说他还能与艺术媒体沟通和以最高的创作水平参加比赛了。


“人们对他的作品反响很大。”卡尔的妻子魏尔玛说道,“这就是他的生活目标。当他沉浸在工作中的时候,帕金森综合症似乎暂时远离了他。剩下的只有他和绘画。”


对卡尔帮助最大的不仅仅是他的妻子,他的恢复也证明了营养药物的功效。今天,卡尔-莫奈的传奇仍在继续。


氧化压力与大脑


你有没有思考过自己的思考能力呢?思考与思考有关的东西——这也是一个概念!当你搜索自己的记忆库,回想起栩栩如生的童年经理或者与家人度过的特殊时刻时,你有没有诧异过自己为什么还能记得那些小小的细节?现在请你停止阅读一会儿,看看窗外。你有没有惊讶地思考过自己的双眼为什么能够看到丰富的色彩?只有上帝创造出来的神奇的大脑才使得这一切变为可能。


大脑是我们最宝贵的器官,因为没有它完善的功能,我们人类就仅仅能够存在,而无法与我们周围的世界沟通。我的母亲死于一种恶性脑瘤,这种病影响了她语言理解和表达能力。这是我生命中最伤心的时刻,因为她无法理解我们所说的话。当我们告诉她我们爱她时,我们得到的回复只是她空洞的眼神。她自己的语言也变得支离破碎毫无意义。不用说,保护自己的大脑是最重要的事情。


现在你已经不会感到奇怪,甚至大脑(神经系统中枢)和我们的神经(外围神经系统)也受着氧化压力的威胁。各种与这一共同敌人有关的疾病都可能破坏我们的大脑和神经,这些疾病被称为神经退行性疾病。其中包括阿滋海默症、帕金森氏综合症、ALS(葛雷克氏病)、多发性硬化症和亨汀顿氏舞蹈症。大脑和神经之所以会受氧化压力影响主要由于以下几个原因:

- 由于自身的大小,大脑有更多的氧化活动发生,因此会产生大量的自由基。

- 形成神经指令的各种化学成分的正常活动也是产生自由基的主要原因。

- 大脑和神经组织中的抗氧化物质相对较少。

- 中枢神经系统是由无数不可复制的细胞构成的。这就意味着一旦它们被破坏,就- 很可能终生丧失功能。

- 大脑和神经系统很容易受到破坏。某个重要区域的少量损伤就可能导致严重的问题。

 

大脑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如果大脑被破坏,我们的思想、情感和我们对外界的推想和沟通能力都会受到威胁。我们怎样才能最好地保护这个最宝贵的部件呢?这不仅仅是预防神经退行性疾病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要保护我们思考和推理能力的问题。


大脑的老化

氧化压力是老化过程的主要原因。没有什么比大脑的老化更能证明这一观点了。一些科学研究已经证明了脑细胞线粒体(细胞能量来源)和DNA的氧化损伤。这会导致这些非常敏感的脑细胞机能不良甚至死亡。正如我已经指出的,脑细胞没有再造能力。所以在我们的生命过程中,当我们由于氧化压力而失去越来越多的脑细胞时,我们的大脑就无法再像年轻时那么好使了。用医学术语来说,这会导致所谓的失智。用外行的话来说,就是我们会失去思考或推理的能力。因此,氧化压力对我们敏感的脑细胞的损伤是我们大脑功能最大的敌人。


大脑的老化实际上是这些身体最重要的细胞退化的第一步。就像我们不会突然患上其他退行性疾病一样,没有人会在某天起床时突然患上阿滋海默症或者帕金森氏综合症。这些疾病都是大脑氧化损伤的末期表现。它们只是大脑开始老化以后的某种延续。当最终有足够数量的脑细胞被破坏之后,疾病才会出现。


当病人刚被确诊为帕金森氏综合症时大脑中被称为黑质的一个特定部位已经有超过80%的脑细胞被破坏。阿滋海默症患者也是如此。这些神经退行性疾病实际上已经发展了十到二十年。


让我们逐一分析其中的一些疾病吧。

 

阿滋海默症

阿滋海默症影响着200多万美国人,而且已经成为人们被送往养老院的主要原因。阿滋海默症患者不仅不知道身处何时,而且连自己的家人也认不出来了。


没有什么比丧失思考能力更可怕的事了。任何一个家人得过阿滋海默症的人都会理解这是怎样悲痛的一件事。如果你深爱着的人得了阿滋海默症,你会深深地体会到最重要的是生活质量,而不是大多数人所关心的生命的数量。


我在职业生涯中治疗过上千名阿滋海默症患者。我看到他们的生命中有10到15年的时间从精神上是完全隔绝于家人和朋友之外的。就在我撰写这一章的时候,前任总统罗纳得-里根(Ronald Reagan)正在“庆祝”他的91岁生日。可悲的是,新闻媒体报道说他已经有十年多没有发表过公众演讲了。另一个生日的到来对那些阿滋海默症患者和他们的家人来说知识一件没有任何意义而且非常痛苦的事情。


大量的研究已经为我们提供了证据,清楚地证明了自由基的破坏是阿滋海默症的根本原因。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的研究者们最近的发现指出随着年龄的增长,氧化压力的加大最有可能导致阿滋海默症的各种表现。有力的证据是阿滋海默症患者的大脑中明显缺少抗氧化物质,而且含有大量的氧化压力。


现在人们已经开始对补充抗氧化物质能否治疗阿滋海默症患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97年4月《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报道了一项研究证明,高剂量的维生素E可以明显减缓阿滋海默症病情的发展。每天补充2000国际单位维生素E的中度阿滋海默症患者与服用安慰剂的对照组的病人相比,可以在家里多待两到三年的时间。


我们不难设想无论少住多少天的养老院会为每个家庭节约多少开支(更别说心灵上的平静了)。其他一些对阿滋海默症患者使用各种抗氧化剂,例如维生素C、维生素E、锌、硒和芸香苷(一种生物类黄酮抗氧化剂)的临床实验结果也很乐观。


帕金森氏综合症

弯腰弓背,行动迟缓,身体僵硬和由于“挫丸样”颤动而导致双手前后搓动都是帕金森氏综合症的特征。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在公众场合的表现让我们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这种令人虚弱的疾病的症状。正是这些负担才使得我们对卡尔的故事那么感兴趣。令人不置可信的是卡尔的病情远比阿里严重,而他竟然还能作画。


各种研究结果都认为自由基是帕金森氏综合症的根本原因。大脑黑质区脑细胞实质性的坏死(大约80%)会导致多巴胺分泌不足,而多巴胺是大脑正常工作所必须的物质。

 

研究显示早期帕金森氏综合症患者可以通过服用高剂量维生素C和维生素E来缓解病情的发展。与对照组病人相比较,他们甚至可以有大约两年时间不需服用任何药物来控制这种疾病。谷光甘肽和N-乙酰-L-半胱氨酸(均为抗氧化物质)也能有效地保护黑质区的神经免受氧化压力的进一步伤害。


多发性硬化症

多发性硬化症影响着大约25万美国人,其中女性发病率大约是男性的2倍。与阿滋海默症和帕金森氏综合症的实质性脑细胞损伤不同,这种失调只是影响了髓鞘会导致神经机能损伤。这就像电线由于外层的绝缘体脱落而导致的短路,而这也是出现多发性硬化症临床症状的原因。

 

利文(S.M.LeVine)医生在1992年提出髓鞘中大量的一羟基自由基导致了多发性硬化症。其他研究者们也证明急性发作期内的多发性硬化症患者体内的氧化压力远远高于稳定期的病人。


多发性硬化症与其他神经退行性疾病的不同在于中枢神经系统和外围神经的损伤是由自身免疫系统而不是外界毒素所导致的。当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开始攻击髓鞘时,就会产生能损伤神经的氧化压力。


多发性硬化症对细胞营养的反应特别的好。我深信,与阿滋海默症和帕金森氏综合症脑细胞不可逆转的损伤不同,我们的身体的确有可能修复髓鞘的损伤。给多发性硬化症患者补充强效抗氧化剂是非常重要的。


在减缓甚至扭转帕金森氏综合症、多发性硬化症或者阿滋海默症的过程中,我们还远远没有发挥出抗氧化物质的最大功效。这是真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

首先,正如我已经说过的,当医生已经能够确诊病人患了阿滋海默症或帕金森氏综合症的时候,大脑中已经有大量的细胞受损。我们开始治疗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其次,如果我们要成功地降低或者减缓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发展,我们必须对能够突破脑血屏障的抗氧化物质进行深入的研究。

第三,对于像多发性硬化症这样的患者,我们还需要使用同时能有效地进入大脑和神经中的抗氧化物质。研究者们还没有开始对能够顺利通过所谓脑血屏障的抗氧化物质进行研究。


脑血屏障

大脑需要一道能隔离血液的屏障来实现复杂的神经指令的传输。脑血屏障实际上就是穿过大脑的小动脉血管中一道厚厚的上皮细胞层。这道皮层非常紧密,因此营养成分很难穿越皮层进入脑细胞。


大脑需要的重要的营养成分实际上含有特殊的蛋白,使它们能够穿越这道屏障。同时有毒物质、感染性的生命体和多数其他营养成分都很难突破这道屏障。这使大脑处于相对独立的状态,只有最必需的营养成分才能进入。就像中世纪的城堡一样,四面环水,高墙耸立,唯一的人口只是一道草桥,因此我们的大脑也能很好地避免来自外界的危险。上帝为保护我们身体最敏感的区域创造了这一神奇的防御屏障。


但是你会开始好奇,当大脑老化或者出现神经退行性疾病的时候又会如何呢?


特拉维夫市(Tel Aviv)拉宾医学中心(Rabin Medical Center)指出,由于当今环境污染的结果,大脑面对着明显增多的毒素,例如重金属,以及因此而产生的氧化压力。我们身体的抗氧化防御系统已经不再能够胜任保护这一重要器官的使命了。他们相信更多的抗氧化物质,尤其是通过营养补充提供的抗氧化物质可能减少或者甚至有可能预防过大的氧化压力带来的破坏。但是他们也提醒我们这些抗氧化物质必须是已经能够突破脑血屏障的抗氧化物质。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各种可以保护这些敏感细胞的重要的抗氧化物质,以及它们穿越脑血屏障的能力吧。


大脑所需要的抗氧化物质——

维生素E

维生素E是一种脂溶性抗氧化物质,因此对于保护大脑和外围神经细胞非常重要。维生素E能够穿越脑血屏障,但是不那么容易。研究者们必须补充大剂量的维生素E才能增加身体这一区域的维生素E含量。因此,维生素E的确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保护脑细胞的抗氧化物质,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并非是最佳选择。


维生素C

维生素C可以聚集在大脑和神经周围的组织和液体中。它能够通过脑血屏障,而且这些组织中的维生素C含量是血浆中维生素C含量的10倍。当你想起维生素C不仅自身就是一种优秀的抗氧化物质,而且它还能使维生素E和谷光甘肽再生时,维生素C就成为保护大脑和神经细胞的一种非常重要的营养成分。

莫里斯(M.C.Morris)医生在一项研究中指出,给年过65岁的普通病人补充维生素C和维生素E确实可以减少他们患上阿滋海默症的可能性。这只是一项小型的研究,我们还需要进行更大型更主动的研究。


谷光甘肽

谷光甘肽是大脑和神经细胞最重要的抗氧化物质。但是这种营养成分很难通过口服方式吸收,而且我们还不是很清楚它是否能够穿越脑血屏障。一些研究采用了静脉注射的方式补充谷光甘肽,结果显示这种方法能显著改善帕金森氏综合症患者的状况;但是只有少量病人参与了这些研究。在这种情况下要补充这种营养成分最好的方法还是为身体提供适当的营养成分(N-乙酰-L半胱氨酸、叶酸、硒和维生素B2),使我们的身体能自行生成谷光甘肽。你还要知道别的抗氧化物质(维生素C、硫辛酸和辅酶Q10)也能再生谷光甘肽而被反复利用。


硫辛酸

医疗界越来越意识到硫辛酸是一种重要的抗氧化物质。它不仅既能溶于水也能溶于脂肪,而且它还能够顺利地通过脑血屏障。它还能够使维生素C、维生素E、细胞内的谷光甘肽和辅酶Q10再生。


硫辛酸另外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它能吸附大脑内的有害金属从而帮助身体把它们排出体外。诸如汞、铝、镉和铅等重金属已被证明可能增加我们患上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可能性。这些金属容易积蓄在脑组织中,因为身体的这个部位含有大量的脂肪。这些金属可以产生大量的氧化压力,而且一旦进入中枢神经系统就很难被清除。既能有效中和自由基又能清除这些有毒重金属的抗氧化物质在这些疾病的预防和治疗中的地位日益突出。


补充一句,我相信避免使用含铝的除臭剂和厨具是非常明智的。当你发现重金属的确可以增加身体的氧化压力之后,你肯定愿意尽量避免接触它们。


过去几年中我们屡屡听说汞的毒性和它可以对大脑造成严重的伤害,我同意这种说法。我建议所有人,尤其是儿童,应该尽量避免采用汞合金作为齿槽填充物。如果你咨询你的牙医有没有除了汞合金以外的填充物,他肯定会有更安全的选择。(不过不必急于去清除你那些已经装好的汞合金填充物。因为如果处理不当,它可能会带来更大的危害,还不如不管它们。)


辅酶Q10

你还记得吗,辅酶Q10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抗氧化物质,也是细胞产生能量所需的最重要的营养成分。临床研究显示线粒体(这就是辅酶Q10发挥作用的地方)中的氧化损伤是导致神经退行性疾病重要的原因之一。

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我们大脑和神经细胞中的辅酶Q10会明显减少。辅酶Q10正是阿滋海默症和帕金森氏综合症这类疾病预防中缺失的一环,但是我们还需要对此做进一步的研究。我们尚不清楚辅酶Q10能否顺利地通过脑血屏障。


葡萄籽精华素

研究显示葡萄籽精华素可以非常容易地穿越脑血屏障。它是一种特别有效的抗氧化物质,而且它能告诉聚集在大脑和神经组织的液体和细胞中,这一特性使它成为大脑最理想的抗氧化物质。我的经验显示这种营养成分在我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患者的过程中扮演着主要的角色而且取得了惊人的疗效。我相信它是这些疾病治疗过程中最重要的优化剂。它也肯定是研究者们在这些疾病的研究过程中所要深入了解的抗氧化物质之一。


(注: 最新被大量研究和使用的白藜芦醇又是个姣姣者,其抗氧化能力是葡萄籽,Q10 的 40倍 )


保护我们最珍贵的财产


每个人都希望能够维持和保护他们的推理和思考能力。事实上我的病人们最担心的可能就是会失去这种能力。当人们总是忘记自己的钥匙放在哪里,又或者总是想不起邻居的名字时,经常会跑到我的办公室来,担心自己是不是患了阿滋海默症。


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我们总会在某个时候产生这种忧虑。我并不惧怕死亡,因为我相信耶稣:脱离我们的躯体只是为了能够去上帝的身边。但是在从医30多年而且看到过那么多残疾的病人之后,我的确总在不断地担心自己的灵魂会不会被囚禁在自己的躯体内。我的一些阿滋海默症患者已经十几年无法认出自己的配偶或者孩子了,但是他们的身体总体上来说却是很健康的。你只要去养老院走一走就会理解我为什么会那么担心了。

 

在保护脑细胞不受我们共同的敌人——氧化压力伤害的时候,优化我们天然的抗氧化防御系统这一原则是极为重要的。要记住,我们必须着眼于预防和保护,因为一旦某个脑细胞死亡,它就不可能再被替代。

 

要减少罹患这些严重致残疾病的可能性,我们必须时刻记住这两个重要的概念:首先,我们必须同时选用多种能顺利穿越脑血屏障的抗氧化剂。其次,我们还应尽量避免接触我提到过任何一种重金属和环境中的其他毒素。平衡就是关键,我们必须尽可能地减少接触毒素的机会,同时还要强化我们自身天然的防御系统。

 

我相信我在第17章中介绍的细胞营养方案能够帮助人们实现保护和维持大脑健康的目标。如果你已经在为自己记忆力的下降而担心,有或者你有严重的阿滋海默症家族史,你还应该额外补充一些我称之为优化剂的营养成分。这是一些已知能穿越脑血屏障的抗氧化物质,例如葡萄籽精华素。详细的介绍请看第17章。


罗斯的故事

罗斯是一个牛仔,看上去就像刚从经典西部片中走出来的一样。他对马匹的热爱使他热衷于戴上手套参加圈马运动。而且他的技术非常好。西部的选手们看到罗斯骑马步入竞技场时都会感到敬畏——他们都了解他顽强竞争的个性。


许多年来,罗斯都是最优秀的选手之一。他曾在南达科他州赌金赛中包揽了全场。但是几年后,他注意到自己的腿部开始出现麻痹。开始他并不是很担心,但是麻痹渐渐蔓延到他的髋部甚至后背。这个牛仔终于决定去看医生了,经过许多许多西的检测,他被确诊为患上了多发性硬化症。

 

罗斯深受打击。我不知道牛仔是不是也会哭泣,但是他们的确是很顽强的人。这位圈马手并没有放弃。他会勉强骑到马上,在下身没有知觉的情况下坚持参加圈马运动的团队比赛。罗斯现在承认这可能并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因为他在马鞍上的平衡赶已经明显下降了,但是她还是得生活,而圈马就是他生活的全部。

 

罗斯大约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寻找其他方法来治疗他的多发性硬化症的。他在当地的一次会议中听了我的演讲,并且很快开始服用我为所发性硬化症患者推荐的营养补充方案。几个月后,他开始感觉好些了,他腿部的麻痹和虚弱开始好转。

 

大约3年后的今天,罗斯相信自己已经完全康复了。他腿部肌肉力量已经恢复正常,而且他的大腿、脚部和后背都已经完全没有麻痹的现象了。他又返回了赛场,而且重新在马鞍上找到了安全感。毫无疑问,当罗斯重返牛仔竞技场的时候,他的圈马对手们又感到了压力。

 

我亲眼目睹过许多多发性硬化症患者近乎奇迹般的康复。我自己也曾使一些多发性硬化症患者摆脱了轮椅开始行走,而我其他一些多发性硬化症病人通过营养补充稳定了病情。

 

大家都认同多发性硬化症是一种神经退行性疾病;但是它也是一种能够通过增强免疫系统来治疗的免疫性疾病。事实上医生们现在正在使用能改善免疫反应的Betaserone和Avonex(实际上是一种干扰素)来治疗这种疾病。补充强效的抗氧化物质、矿物质、辅酶Q10、葡萄籽精华素和必需脂肪酸也能起到基本相同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它们完全没有任何毒副作用。另外,我还坚持鼓励病人们在补充营养的同时继续服用医生们开的药物。其中一些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好转的确非常明显,所以他们能去咨询他们医生是否可以停服那些药物。

 

很明显,大脑和神经功能正常是我们身体健康必不可缺的部分,而我们现在已经意识到我们身体这个中心部分的主要敌人就是氧化压力。由于大脑和神经细胞很难再生,所以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必须时刻把保护这些敏感细胞不受伤害放在第一位。

 

我们能否通过饮食补充能顺利地穿越脑血屏障的强效抗氧化物质来有效地保护我们不受这些可怕疾病的危害呢?要对此进行彻底的研究将会需要许多年的时间。但是我相信医疗界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来建议我的病人们选择健康的饮食和补充最佳水平的抗氧化物质。这种搭配只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编者后记

该书出版已经超过十几年了,许多新兴的营养素陆续进入到我们的营养补充系列:像益生菌,消化酶,姜黄素,虾青素,白藜芦醇TA-65端粒酶),瘦素等等。

 

营养补充已经不仅仅是人体内细胞生长发育所需的营养,还包括人在环境中健康生存所需要的防御性营养包括排除毒素自由基营养,不很好排除毒素下,补充营养不仅不能很好发挥营养作用,有时还会给人体添加负担!

综合性的基本营养补充应该遵循有序的、系统的营养补充,清除毒素、各种营养素比例要恰当、结构合理,形成强大的整体协同作用,这种协同作用是由多种元素互相影响形成的相互支持的效果。它的有效性和互补性绝非那些无序和零散的营养素简单组合能够相比的。

抗氧化物质也需要相应数量的其他营养来完成在前线抵御自由基的职责。它们需要充足的抗氧化辅助物质有效地帮助抗氧化物一起完成它们的工作。

如果这些辅助不充足或者不全面,抗氧化物质就不能高效运作,氧化仍会发生。

随着医学的发达,新一代更好的抗氧化物如白藜芦醇已经上市而且是清除自由基复方来更有效清除自由基抗氧化,而辅助物除传统的维生素和矿物质外,从DNA修复、端粒、益生菌、消化酵素等多方面系统地提供抗氧化支持!

 

白藜芦醇抗自由基比OPC葡萄籽辅酶Q10高40倍,抗氧化能力比维他命C高800倍;白藜芦醇经科学确认可以唤醒沉睡的长寿基因;

 

虽然研究白藜芦醇已经持续了几十年,到现在为止已经有结果显示白藜芦醇能改善、心血管疾病和心脏衰竭,2型糖尿病、阿尔茨海默氏症和帕金森氏病、癌细胞指数增生, 脂肪肝疾病、白内障、骨质疏鬆症、肌肉萎缩症、睡眠障碍和炎性疾病如含意一些试验牛皮癣、关节炎和结肠炎(炎症性肠病)。这是暂时唯一一隻成份可以医多种病,大约有20种。

 

DNA基因修护早晚系列
远远超越传统维生素矿物质和单项营养补充剂,除了传统维生素和矿物质外,从十个方面系统为您细胞健康提供全面营养:
• 维生素、矿物质、
• 特殊营养素、
• 调节基因机制系列营养复合物、
• 抗自由基复合物、
• DNA修护、
• 干细胞维护复合物、
• 细胞调节复合物、
• 益生菌复合物、
• 消化酵素;

 

FINITI飞乐青春胶囊
• 2001年,生物科技巨头美国杰龙生物医药公司从中草药黄芪中分离出一种名为TA-65的分子,能够增强端粒酶的活性。
• Finiti可延长端粒的主要成分是TA-65,婕斯拥有全球独家营销经营权,这个专利成分是世界上唯一已知的由数以千计的临床研究所支持的重返年轻的医用成分。
• 全球首款可以有效延长端粒的营养成分技术,永保青春避免老化;

 

CERA-Q 由水解蚕丝蛋白萃取而得,来自东方传统医学和一个独特的胺基酸结构的生物活性肽,临床证明可以帮助记忆,让思维敏锐,增强学习效率研究结果显示3~4周就有明显的改善!

 

婕斯公司的MIND是两次诺贝尔提名奖得主文森▪蒋帕帕博士又一失智者和脑部功能退化者福音的新发明,富含CERA-Q

 

Mind 产品成份说明:
Cera-q,是一种新的强效提升认知和记忆的成份,来自东方传统医学和一个独特的胺基酸结构的生物活性肽,cera-q是新发现的有效成份,经临床证明,可以帮助记忆,让思维敏锐,增强学习效率

靠9组人体临床试验表明,对于认知功能的提升效果明显,可以使用的年龄层很宽广,研究结果显示3~4周就有明显的改善!

 

L-THEANINE(茶氨酸)

(L-Theanine)是茶叶中特有的游离氨基酸。有效改善儿童多动症;对更年期综合征均有明显的治疗作用;对于安全性高的茶氨酸没有任何在摄取量上的限制。

茶氨酸的生理功效:
(1) 茶氨酸能影响脑内神经传达物质的变化,增强记忆力,
可集中注意力,提升专注力;

(2)茶氨酸有镇静作用,可能预防神经失调症、失眠症、经期综合症等
(3)茶氨酸能保护神经细胞可能用于对脑栓塞、脑出血、脑中风、脑缺血以及老年痴呆等疾病的防治。
(4)茶氨酸有降血压作用
(5)茶氨酸能增强抗癌药物的疗效
(6)茶氨酸能抑制癌细胞的漫润
(7)茶氨酸能提高免疫力。

 

GABA γ-氨基丁酸 (Gamma-aminobutyric acid)

is an amino acid that is naturally occuring in the body.

γ-氨基丁酸(GABA)是一种重要的抑制性神经递质,众多研究表明,GABA能系统功能异常与失眠以及焦虑,抑郁等情感障碍关系密切。

 

GABA是目前研究较为深入的一种重要的抑制性神经递质,它参与多种代谢活动,具有很高的生理活性。

 

白藜芦醇可以保护脑部及神经系统,对抗因老化及基因失调的问题。在实验室中,白藜芦醇的抗氧化作用,显示它在保护神经细胞,对抗因 β-淀粉体蛋白(beta-amyloid peptide,它堆积于阿兹海默症患者的脑部)所带来的偒害。这个发现,使一些研究的团队提出,白藜芦醇也许可以治疗阿兹海默症

 


 

营养新观念

【营养科学】细胞健康=人体健康 

MIND,富含CeraQ,考前神器、升名校利器、提高记忆力、增强思维能力、失智症福音

研究报告:Cera-Q、脑因子 提高记忆力、注意力和思维能力神器

白藜芦醇对阿尔茨海默症老年痴呆的预防和控制具有良好的效果

失智症(Dementia)

哪些营养素可以帮助防止中风?

白藜芦醇预防老年痴呆症、抗癌、预防心血管病、抗艾滋病

东森电视新闻-日本破解长寿基因回春抗老(中文视频)

日本报道白藜芦醇可以激活长寿基因,还可治疗疾病如心脏衰竭(视频,中文)

哈佛大学发现长寿基因,白藜芦醇可以激活长寿基因延长寿命30%(视频,中文)

美商婕斯見證:改善家人亚健康、糖尿病、老年痴呆症(视频)

帕金森病人用婕斯产品的案例!

 

 

 

温钦工作室,全球抗衰老领头羊美商婕斯创始会员经销商(f518.jeunesseglobal.com),拥有独立网站、微信公众号和线下实体店,互联网专家团队提供全方位互联网营销培训指导,充分融合移动互联网和婕斯六网合一国际交互式网购连锁加盟电子商务创富平台使您事业遍布全球,国际化团队共同为您健康和财富自由开拓;

北京朝阳路红星美凯龙一层A8026温钦工作室 

朝阳路与东五环大黄庄桥西南

13811793577 www.js.o2oArt.cn

扫一扫公众号: o2oart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